两个生前素未谋面的人,无意中践行了中国结义兄弟的至高境界: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是同年同月同日死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是看中这天是两位重量级文豪的祭日,分量够重,才选中这一天作为世界读书日的。总而言之,这一天是要鼓励大家读书的,办活动只是手段,拿起书来读才是真正的目的。读书日当天,除了各种活动外,按惯例,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会公布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。今年是第十四次调查,在各媒体通稿中,结果是喜人的:“在数字化阅读方阵,手机阅读增速最快,已连续8年增长,2016年手机阅读率高达66.1%。图书阅读也形势喜人,2016年图书阅读率为58.8%,比上一年有所增长。“浅阅读”和“深阅读”呈现双升,是国民阅读现状一个生动写照。”。这个数据,是把所有图书阅读都称为“深阅读”,把所有手机阅读都称为“浅阅读”。面对来势汹汹的手机阅读,官方终于把看手机刷微信通通算作阅读的范畴了。而阅读率,则是在这一年中,不管读过多少,读过就算。所以手机阅读率、图书阅读率约等于“智能手机购买率”和“手指头碰过书本率”。官方的通稿到此为止。但其实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是个长达万字的长篇报告,多看看其中的数据,就会发现,国人的阅读情况远没到乐观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