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的互联网生态,没有经历过多次反转的事件,不算热门事件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这家沉默了九年的小书店,真真的在关门前火了一把。4月25日,朴道草堂书店微信宣布,书店正式关门,终年九岁。随后这篇微信被删除,如今他们官微上已经找不到这篇关门微信和4月22日刷屏朋友圈的那篇《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》,都不见了。其中的是是非非,我们无法探知究竟,但这几次反转的前后,大众舆论的变化颇值得玩味。《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》一文发出后,整个朋友圈沸腾,那些平时读书的,不读书的朋友,都纷纷转发予以支持,口气一律是城管傻X,北京市政没脑子,不能守住闹市区最后一方文化的净土等等。当晚,反转来了,亲身到过书店的人现身说法,指出书店的两大不合理规定:1.进门最少购买一本书;2.书店内部单设的“静默阅读空间”,进门需要100元。而且城管只是封闭门口,并未强令他们关门。很快,这篇名为《谁TM有空杀死这家进后院要收100块钱的书店》又刷爆朋友圈了。朋友圈里那些平时读书的,不读书的朋友,又纷纷出来倒戈,谴责书店隐瞒实情,贩卖廉价情怀博取同情。